等不到上映的国产好片,可惜了她的神演技

时间:2020-05-22 23:49:23阅读:3569
影院停工将近半年,终于在上周传出即将有序复工的消息。也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春节之后国内电影市场一片萧条,只有极个别电影在撤档之后选择网播。但除了《囧妈》,其他并没有赚到真正意义的“以退为进”。而最近
  • 讲述了小老板伊万缠身于贸易纠纷,却意外同母亲坐上了开往俄罗斯的火车。在旅途中,他和母亲产生激烈抵触,同时还…

影院停工将近半年,终于在上周传出即将有序复工的消息。

也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春节之后国内电影市场一片萧条,只有极个体电影在撤档之后选择网播。

但除了《囧妈》,其他并没有赚到真正意义的“以退为进”。

而最近,又有一部国产电影选择了网播,但是内容很别致,因为它并不是商业电影,而是一部文艺片——

春潮

导演杨荔钠,相信听过的人百里挑一。

因为在《春潮》之前,这位女性导演的头衔是芭蕾舞演员、民间纪录片导演。

《春潮》是她的第二部长片,讲述了东北祖孙三代之间的恩怨情仇,但差别于一般的家庭片,男性在该片里镜头极少,更多只是作为一种符号出现。

因此,《春潮》也能够视为是一部纯女性电影。

女一号就是文艺片女王郝蕾。

郝蕾有着一股气质,不需要台词,一个眼神就是千言万语。

郝蕾这几年基本没有涉足过商业电影,而《春潮》里的那个阴郁、反叛、迷离的中年女性,仿佛为她量身打造一般。

郭建波,报社记者,这个乍一听是青年小伙的名字,实际对应的是个单亲妈妈。

她和女儿都生活在自己亲妈家里,没有自己的房产,只有一家宿舍作为偶尔的栖身之所。

郭建波在工作上很有想法,她是个有脾气的女人,在采访教师性侵学生的案子时,因为无法容忍辩解,竟然在审讯室里打了嫌疑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但她又是矛盾的,就像在职场上,她作为一个编辑又必须屈服于领导的权力。

一些报道涉及到了报社的利益,主编对于郭建波软硬兼施,任报道再独特,她也只能迫不得已地作罢。

虽然人到中年还和亲妈生活在一路,但她却没有自己的家庭,不管她妈给她张罗多少次相亲,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但实际上,郭建波有一个固定的亲密对象。

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去找那个男人,但两小我亲密过后郭建波就会穿好衣服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再潇洒离开。

她的世界很单调,但单调当中总是充斥着一股无名无力的负能量——郭建波的亲妈。

这位老太太第一次出场就是在带队领歌,作为老年艺术团的领导,老太太中气十足,一直地对其他团员进行音调上的纠正。

一群人黑糊糊一片全部挤在小小的客厅里,郭建波想走过去,必须硬挤出一条小道。

老太太只是招呼一声,便继续投身在自己的“工作”当中。

听着她的高谈阔论时,郭建波看似无奈地点了一根烟。

抽上一口,吐出来,在“我和我的祖国”的合唱声里,郭建波将烟头碾灭在阳台的案板上。

然后带着戏谑的眼神将水管拔掉,促使客厅的合唱演奏不能不姑且间断。

显然,郭建波是故意的。

但电影并没有对于她们母女之间的矛盾冲动有直接的表述,反倒是克制和隐忍。

由于父亲去世的早,老太太又给自己找了个伴儿,郭建波虽然没反对,但她的神情里也没有表现出多少满意。

冰冷的家里,唯一能使气氛活跃起来的只有郭建波古灵精怪的女儿,郭婉婷。

郭婉婷跟郭建波的姓,记忆里就没有爸爸,姥姥告诉她,你爸爸在你没有出生时就出车祸死了。

因为郭建波平时要跑采访,郭婉婷是老太太一手带大的。

一边是血浓于水的母女情,一边又是养育之恩的祖孙情,两种亲情的交织也造就了郭婉婷润滑油的作用。

只要郭建波和老太太闹了什么矛盾,郭婉婷就成了她们母女和解的关键。

但郭婉婷也有着同龄人不曾有的早熟。

她机灵,但又嚣张跋扈。

面对母亲,她竟然直呼她的名字,而面对姥姥,她总是端着一副小大人的姿态去顶撞对方。

这种孩子也是我们口中常说的“熊孩子”。

但每个熊孩子的养成,都离不开一群熊家长,这个熊家长正是她的亲姥姥。

每个家庭里都免不了有这样一个女性,她牢牢占据家庭的话语权,控制着所有的气氛。

她不顺心,其他人也别想安心;对外人,她总是有说不完的委屈,但其实都是自私的掩饰。

中国人对于母亲,对于母爱都是赞美的。

但《春潮》却是在批判的,借用一个畸形的祖孙三代关系来告诉观众:

不管承认与否,每个孩子都在心底里恨过自己的母亲。

这种恨意会随着时间逐渐加深或者减弱,可惜,对于郭建波来说,是加深。

郭建波从来反面老太太说自己的工作,每当郭建波回来的晚了,老太太就指桑骂槐起来。

郭建波听到了,也知道那是在说自己,但她无所谓,甚至会用一个响亮的关门声来反击。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 选择主题 ==--